首页资讯 • 正文

李渊决定起兵造反,是因为儿子李世民的大力劝谏吗? <#21---->

发布时间:

老衲侃春秋现在来和大家一起“关注历史,讲述历史,解读历史”

唐高祖李渊和隋炀帝杨广之间,有着纠缠不清的亲戚关系。孤独信的三个女儿都贵为皇后。长女是北周宇文毓的明敬皇后,第四女是唐国公李昞(后追谥元皇帝)的元贞皇后,第七女是隋文帝杨坚的文献皇后。

元贞皇后生下李渊,文献皇后生下杨广。所以第一层关系,杨广称李渊表哥,俩人平辈;第二层关系,两人是儿女亲家;杨广的女儿杨氏嫁给李世民,是四妃之一,为其生下李恪、李愔两个儿子,这么论俩人还是平辈;还有第三层关系,李渊的外甥女王氏是杨广的妃嫔,而王氏是同安长公主(李渊妹妹)的女儿。这么一论,李渊就成了杨广的舅舅,大了一辈!

一次杨广召见李渊,不巧李渊病了。杨广就问王氏:“你舅舅为什么还不来?”

王氏如实回答,说舅舅病了。

杨广恶狠狠说:“怎么不病死?”

可见杨广对李渊这个舅舅既忌惮,又不待见。

好了,说完关系了,该进行下面的正题了。

隋朝末年民不聊生,天下大乱。这时群雄并起,主要有三支强大的起义军队伍,即河南的瓦岗军,河北的窦建德军,江淮的杜伏威、辅公祏军。

在这个形式下,公元617年,唐国公李渊出任太原留守。李渊受命的任务是,和马邑太守王仁恭成犄角之势,共同防御突厥。

阅历颇深的李渊深知,依据眼下的形势,自己不能掉以轻心,要早早做好各种应变措施。于是命令长子李建成、次子李世民进一步收罗壮士、谋士、死士,以扩充本集团的力量。投奔而来的人才八仙过海,各以各的方式,积极地为李渊集团效劳,出谋划策。其中,最得力的是李世民交接的二人,一是晋阳宫副监裴寂,一是晋阳县令刘文静。

裴寂既是李渊的直接下属,俩人还是故交。刘文静此人则有着非凡的观察力,能洞若观火,看出李渊志在天下,又看出李世民是非常之人,由是倾心相结。

隋炀帝认为李渊与王仁恭抵御突厥的进犯乏力,十分不满,遂派使者来要将他们押往江 都,这使得李渊大为恐惧,心说,到了炀帝的行在,还有好果子吃吗?

李世民看到这是一个好时机,与裴寂等开始劝李渊:“如今主上昏聩,国家动乱,为隋朝尽忠没有好处,本来是将佐们出战失利,却牵连到您,事情已经迫在眉睫,应该早些定大计。况且晋阳军队兵强马壮,宫监积蓄的军资财物巨万,以此起兵,还怕不成功吗?为什么要受一个使者的监禁,坐等被杀戮呢?”李渊认为这话很对,就秘密布署准备。

正准备起兵举事时,恰好隋炀帝又派来使者传令赦免李渊和王仁恭,让他们官复原职。李渊眼前的危机解除了,一下子没有了压力。所以原来议定的起兵计划也就搁浅了。

一看张开了弓,箭还没有射出去,由于隋炀帝的一纸赦免文书,把李渊起兵的决心给浇灭了。李世民和刘文静心有不甘,他们决定再烧一把火。

刘文静的脑子开始转起来,从哪里打开李渊这个突破口呢?

他径直来到晋阳宫,催裴寂道:“您难道没听说过‘先发制人,后发制于人’吗?应劝说唐公即刻起义,怎能如此迟延。”

裴寂听后,没有马上表态,他在想着如何回答。

刘文静一看没有反应,又加重了一锤:“况且,你身为晋阳宫监,却让宫中的宫女侍奉唐公,你死也就罢了,为何要连累唐公呢?”

裴寂了这句话,大为恐惧,心想,在这里拿我一把?拿我的短处来要挟呀!

但来气归来气,还得表态不是?于是回答道:“我已督促李渊好几次了,让他早日发兵。”

刘文静这一句为何这么起作用呢?因为李渊的确上贼船了。

李渊留守太原,任晋阳宫宫监,而裴寂做为副监,二人关系莫逆,一日喝酒时,裴寂私自找了几个晋阳宫的宫女,来招待这位宫监大人。

一高兴,喝的有点多了,“酒为色媒人”吗,看到了这些侍女个个花似玉,不禁春心荡漾,如何还把持得住,一不留神,真睡了她们。那些都是北都皇上的宫女,睡了皇上的女人,一旦事发,后果可想而知。

这日,又是故伎重演,裴寂邀李渊到他那儿喝酒,又是宫女招待。喝的正高兴的时候,裴寂就将李世民等人的密谋,悉数告诉了李渊,李渊听后大惊。

裴寂说:“我之所以让宫女侍奉公,就是因为这事儿泄漏出去一定会被杀头的,而这一切是为了你儿子李世民起兵反隋这件事。”

李世民这时也“恰巧”进来了,直截了当把窗户纸给捅破了。

李渊一看,“好啊,你们这是串通好了。”由于心里来气,自然不会同意他们的主张。

李世民一看事情泄露了,只好束手就擒。等绑了李世民后,李渊踌躇再三。又架不住众人的苦苦劝告,便说:“我爱护你,岂忍将你押送官府?”

李渊终于决定起兵。他自称大将军,以讨伐刘武周的名义,开始招募士兵;又伪造文书,调出宫监库物以为发兵之用。

有了装备,但孤掌难鸣呀。刘文静又献策说自己孤军,难免显得势单力薄,不如请求连结突厥为后援。李渊分析形势后认为,自己目前单独起兵,的确有些实力不足,便同意了此建议。

刘文静带俩随从轻车简从的来到突厥营地,游说始毕可汗道:“如今天下大乱,唐公为国家近戚,担心皇室毁灭,故此起兵。唐公希望与可汗兵马一同进入京师。"最后和始毕可汗谈的出兵条件是“老百姓、土地都归李渊所拥有,金银财宝尽归于突厥。”(“若入长安,民众土地入唐公,金玉缯帛归突厥。”《资治通鉴·隋纪八》 )

对始毕可汗而言,道义他是管不着的,但巨大的利益深深地打动了他,由此派出五百骑兵,相赠二千匹战马,跟随刘文静而去。

突厥兵来的正是时候,帮着向长安挺进的李渊,打垮了隋军的阻击。

李渊率军渡过黄河后,命刘文静领兵驻守潼关,以防东边来敌。隋河东(今山西永济西)守将屈突通挥军来攻。刘文静与之苦战,用奇兵消灭其前锋部队。尚有数万兵马的屈突通,见战局不利,向洛阳转移。

刘文静出兵追击,生擒了屈突通。

至此,李渊的兵马再也没有阻隔,一路顺利的向长安城浩浩荡荡的进发了。

总评:在晋阳起兵整个过程中,可以看出,李渊是首鼠两端,出尔反尔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设身处地为李渊想一下,一开始他到太原当留守时,已经是“唐国公”的遵位了,权倾一时。而如果一起兵造反,这些荣华富贵都成了过眼云烟,而且还要搭上身家性命。所以有些犹豫实属正常。此时他收罗天下壮士、谋士、死士,就是为了壮大自己集团的实力,不要遇到外部各路义军冲击时自己来不及应对。所以此时应该是为了自保而采取的应对措施。

后来因为抵抗突厥不利,让隋炀帝派使者来要那他问罪。他非常清楚,此一去恐怕是凶多吉少,所以才产生造反的念头。但态度并不坚决。隋炀帝一纸赦免诏书,把他的反心直接给吹灭了。

李渊退缩了,但李世民和刘文静却不干了。随后想辙怎么逼迫李渊。于是拿李渊的短处做要挟。你睡了皇帝的妃子,事情暴露以后你李渊还是难逃一死。谁让你把持不住,睡了不该睡的人呢?

这一来把李渊给逼入死角。

在逼迫李渊的同时,还给他壮壮胆,考虑到自身力量单薄,刘文静自告奋勇到突厥去借兵。就这样双管齐下,终于使李渊走上起兵造反的不归路。

但这一点其实是李渊一个硬伤。你的任务本来是防突厥,国内再乱也不能引狼入室才对,但他居然同意了刘文静的建议。由此可见,李渊也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之人。一旦

决定造反了,就破釜沉舟,也不怕将来历史如何评价了。还好,他没有变成第二个石敬瑭,否则,历史对大唐又要重新评价了。

从起兵开始,到公元618年五月,李渊称帝,改国号为唐。共用了一年时间,可谓是顺风顺水。如果李渊早知道革命的成功如此容易,他当年还会那么瞻前顾后,犹犹豫豫的吗?

当然,这么顺利,李渊没有想到,李世民没有想到,就是刘文静也没有意料到吧。

参考资料:

《旧唐书》后晋·刘昫等

《新唐书》宋·欧阳修

《资治通鉴》宋·司马光

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:原创作品,禁止非法转载!

隋朝末年,天下大乱,农民起义风起云涌,其他势力也趁乱起兵,说好听点是反抗暴政,实际上是想浑水摸鱼,弄个皇帝当当。

其中就包括唐国公李渊,大业十二年上任的太原留守。

其实,最早想趁浑水摸鱼的不是李渊,而是他的次子李世民,但起兵造反是大逆不道的事情,他爹又是国家干部,犹豫了又犹豫,他还是不敢说。

自己不敢说,就找个人代劳吧。

李世民找的这个人叫裴寂,当时是晋阳宫副监。

晋阳宫始建于东魏,是东魏大丞相高欢,在晋阳的天龙山建的避暑山庄,隋文帝杨坚进行过大规模扩建,隋炀帝杨广上台后,任命了两名管理人员,一个正监一个副监,但正监只是挂名,基本上不管事,实际负责人,是副监裴寂。

图1 隋末农民起义形势图

裴寂,山西临猗人,出身于显赫的河东裴氏家族,这个家族,被誉为中国两千多年历史中,独一无二的望族,仅在史书上留下大名的高级官员,就有六百多人,隋唐时期达到鼎盛。

作为这个显赫家族的一员,裴寂却有点时运不济,自幼丧父,靠兄长抚养,虽然十四岁就成为州主簿,之后又担任过左亲卫、齐州司户参军、侍御史、驾部承务郎等官职,但在自以为才华盖世的他眼里,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芝麻官。

当上晋阳宫副监的时候,裴寂四十岁了(有说四十三岁),如果再无上升通道,这辈子也就这样了。

就在他无比郁闷时,命中的贵人出现了,这个贵人,就是李渊。

当然了,他并不知道这位太原留守,就是他命中的贵人,但当李渊主动他约酒,他自然要给面子。

接触几次之后,两人竟然成了无话不谈的好盆友,李渊还很佩服他的才华,经常与他彻夜长谈。

甚至有人说,“眉目清秀,姿容俊伟”的裴寂,是李渊的基友。

在李世民看来,裴寂与老爸是不是基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是助他把老爸拉下水,再合适不过的人选!

图2 唐高祖李渊(566年-635年6月25日)

知子莫若父,李渊好色,而此时此刻的裴寂,手中就有这样的资源,具备使美人计的绝佳条——晋阳宫里养着很多宫女,是专门为皇帝避暑准备的。

有人要说了,李世民你特么胆子也太大了,那是皇帝的女人,你也敢打主意?

有什么不敢的,不是皇帝的女人,他还不会打这样的主意呢!

可是,如何才能让裴寂把皇帝的女人,送到老爸的床上呢?

李世民了解到,裴寂爱财,经常参加各种赌局,于是他把龙山县令高斌廉叫来,交给他一笔巨款,吩咐他说,你请裴寂来玩牌,把这些钱故意输给他,高斌廉自然照办。

从来没赢过这么多钱,裴寂高兴得差点找不着北,当他知道这些钱是李世民的,便什么都明白了,只是不明白他需要他具体做什么。

李世民说,很简单,你只需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

裴寂便选了两个最好看的宫女,把她们送到李渊床上,侍候得他相当舒服,然后明确告诉李渊,这两个女子,不是一般的女子,是皇帝的女人,皇帝若知道你睡了他的女人……这是灭九族的大罪哦!

而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现在你已经为了。

图3 隋朝疆域

李渊起初很困惑,我可以理解为,你这是想害我吗?咱们可是好盆友啊,你害我,没道理哦。

裴寂说不是我送的,是你家老二叫我送的,他已暗中招兵买马,想干一番大事,又怕你不同意,就想了这个办法。

这是逼老子上梁山啊,李渊明白了,说,我儿既然已经决定了,就这么办吧。

皇帝命他照管女人,他却把皇帝的女人送给别的男人,难道就不怕东窗事发后,小命不保?他当然怕,但与可能的远大前程相比,他觉得值得一搏。

李渊起兵后,裴寂干脆把五百宫女,全都献给了他,同时献给李渊的,还有晋阳宫中的九万斛粮草,以及五万段杂彩,和四十万领甲胄——你拿着这些,打仗去吧!

与五百美女相比,那些粮草和武器对于李渊的意义,当然更大,这可是对他的革命工作,实打实的支持,说它是雪中送炭,一点也不为过。

后来,李渊攻占长安,立杨侑为帝,自任大丞相,任命裴寂为大丞相府长史,进封魏国公。

李渊登基后,裴寂“因功”被拜为尚书右仆射,成为唐朝首任宰相。

除了官职和赏赐,李渊每天还赐给他御膳,以示特殊恩宠,他都不用在家吃饭了,光伙食费,就能省一大笔。

上朝的时候,李渊还必请裴寂同坐。

这是其他大臣,做梦也得不到的待遇。

李渊还给了他一项特权,那就是允许他自行铸钱,意味着在现代社会中,一个人可以自己开印刷厂印钞票,想印多少印多少!

图4 唐太宗李世民

然而,裴寂做梦也没想到,一朝天子一朝臣,李渊退位,接班后的李世民,对他的态度,来了个大逆转。

实际上,李世民继位之初,对待裴寂的态度,并不比他爹差,因为没有裴寂,就没有他爹的今天,没有他爹的今天,当然就没有他的今天,他也不能忘恩负义。

可惜,李世民未将这种恩宠进行到底,仅仅两年后的贞观三年,他就让这个大“恩人”,尝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滋味。

据《旧唐书·裴寂传》,让裴寂尝到这种滋味的,是一个叫法雅的和尚。

这个和尚,最初以恩宠出入两宫,后来被禁止,于是“法雅怨望,出妖言,伏法”。

至于是什么妖言,《旧唐书》却未记载,只是接着说,兵部尚书杜如晦一查,法雅说裴寂“知其言”——我说的那些,裴寂都知道。

裴寂大呼冤枉,我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妖言,法雅却一口咬定他知道。

李世民宁愿相信那个妖僧,也不愿相信这个大恩人了,裴寂于是“坐事免官”,食邑被削掉一半,让他滚回老家。

图5 《旧唐书》的修撰离唐朝灭亡时间不远,资料来源比较丰富

很让人怀疑,那个和尚,是不是李世民设的套——如果他安心整裴寂,确实很有可能,不然为嘛那和尚别的人不咬,偏偏咬裴寂呢!

裴寂可怜巴巴地请求住在京师,李世民却一声冷笑,连讽刺带挖苦:

“计公勋庸,不至于此,徒以恩泽,特居第一。武德之时,政刑纰缪,官方弛紊,职公之由。但以旧情,不能极法,归扫坟墓,何得复辞?”

大意是说,其实你本事一般,打仗不行,干其他工作也不行,武德时太上皇让你搞搞政法,你也搞得一团糟,导致地方官胡乱施政,你的功劳和才学,根本配不上你拥有的地位,你位居第一,其他大臣望尘莫及,完全拜太上皇所赐,我看在过去的情分上,不想要你老命,而让你回老家颐养天年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

裴寂只得灰溜溜地滚回老家。

图6 唐太宗李世民书法《晋祠铭》

他眼前浮现出一种生活用具,那玩意儿叫夜壶,我不过是一只夜壶,他想。

对于今天的结局,裴寂是有“预感”的,早在武德六年,李渊擢升他为尚书左仆射时,他就请求退休,还提醒李渊说,当初起兵太原时,咱俩可是说好的,天下平定后你就让我辞职归田,如今四海太平,请陛下兑现诺言,李渊却像挽留心爱的女人那样极力挽留,以至于老泪纵横,“你不能走,我不要你走,我要和你白头到老”,裴寂无奈,只得继续呆下去。

这一呆,果然呆出了问题。

岂止是这把唐朝“夜壶”,其实很多人的命运,都掌握着别人手里,要想“命运由自己掌握”,除非一开始就别上那船,一旦上了那船,想下去就难了。

文:沙尘暴

参考文献:《旧唐书》

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,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相关文章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首页   |   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播放器网,水族箱,周迅,单肩包,教案 版权所有